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多伦多杀夫华裔女全英文自辩:逻辑严谨胜律师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7-01-07 22:22 来源: 作者: 点击:

1月6日,涉嫌四年前在多伦多士嘉堡一间地下室杀害丈夫黄栋的华裔女子滕秀金案在安省最高法院继续审理。滕秀金继续向陪审团作结案陈辞﹐她采用“法庭之友”提供的文本全部以英文进行﹐十分流畅而富有表现力。滕秀金直击本案检控方 “一级谋杀”罪名的软肋﹐指出检控方指控存在重大缺陷。

死者尸体(法庭图片)

据明报报道,滕秀金向陪审团陈辞时面部表情丰富﹐肢体动作充分﹐有声有色。下午的发言中﹐谈到她本人时﹐已全部以“Miss Teng”代之。此时如果有一个不明情况的人进来﹐八成以为她是律师﹐而不是被告。

她采用的是“法庭之友”为她陈辞而起草的文本。文本开头就指﹐控方为“一级谋杀”这样严重的罪名提出证据时﹐门槛的要求很高。如果证据链出现断裂﹐令人产生“合理怀疑”﹐就都可以成为陪审团对“Miss Teng”判决无罪的理由比如﹐“Miss Teng”为丈夫黄栋购买200万元保险。检控方推而认为﹐她是为获得保险金而杀人﹐是为动机。检控方推理﹐“Miss Teng”在杀害丈夫后﹐将处理尸体﹐然后抛入Port Hope 附近的安大略湖中。滕秀金的结案陈辞则称﹐领取保险金需要死亡证书。如果抛尸大湖﹐就无法取得死亡证书﹐又如何从保险公司讨来200万元呢。

检控方怀疑她打算大湖抛尸的根据﹐是在她的白色SUV车上发现的一张纸条﹐上面写了前往Port Hope的简单路径。但是﹐这辆车就只有“Miss Teng”一人驾驶吗?黄栋在生时﹐也开这部车,纸条或许可能是他留下的。

案发现场有大量现金(法庭图片)

据星岛日报报道,滕秀金称,Elliott和Pickup医生的供词令一些证据存疑,例如他们不能肯定死者死亡时体内Zoplicone镇静剂浓度,最后他们只能说在死者体内是有Zoplicone,但并不肯定有多少及如何进入其身体。

证据推论死者左臂针孔,与死者体内的Zoplicone有关连,证据指Zoplicone并不是水溶性,就算用高热药物溶液和酒精都不能溶化,证据推论可能将药片压碎于水中,再用针筒注射,并没有任何实验证明可行性。

滕秀金又指出,Elliot医生呈堂于Sunmount Road 5号单位搜获的两个针筒,并没有进一步证明它们有阔针头。而Pickup医生作供时亦同意死者身上的针孔是无法证实与其身体内的Zoplicone有关连。

检控方指滕秀金在“加拿大轮胎公司”买了一系列机械设施﹐还准备了大量橡胶手套、桌布和垃圾袋﹐是为处理尸体和抛尸做准备。滕秀金陈辞称﹐按照相关法律﹐死亡之后发生的事情﹐不能列入疑犯对杀人进行计划的内容。因此﹐轮胎公司发票意义不大﹐控方的“一级谋杀”罪名失去重要基础。

法官Ian MacDonnell一直担心滕秀金再次纠缠自己没有律师、审判非法等问题,提前警告滕秀金,听到滕秀金的陈辞法官松了口气﹐称一点问题也没有。

本案下周一继续审理。

顶一下
(2)
10.5%
踩一下
(17)
89.5%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