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求学故事:加国大学校园里的潜规则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0-03-07 06:32 来源: 加国无忧 作者: 木子 点击:

是机器,就需要润滑油,与其说是潜规则,我更愿意把师生间的微妙关系形容为人际关系的一种,而良好的师生关系,就是这种人际关系的最佳运用。

我在学护理的时候,遇到了几位老师,玛丽老师对我从开始的抵触,到后来的接受,安对我永远没有改变的排斥,但也不敢过分为难我的态度,到露西从始到终的关心和喜爱,固然有着它们各自的历史原因,也是和我的处世态度分不开的。

在我读护理之前,这个系有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一个是我先生同学的夫人华,一个是我的邻居梅,只不过到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些故事,从而解答了我一直以来的疑问,也为我后来的毕业做好了顺利的铺垫。

华是第一个学护理专业的,那个时候这个专业几乎没有中国人,一方面是语言的要求高,另一方面十年前的加拿大,护理专业不热门。华的水平据她自己说还是不错的,所以当一门课的访问作业她得的分数不理想的时候,她就去质疑老师玛丽(她是那个系的主管),觉得老师不公。无论老师多么错误,质疑一个老师实在是犯了大忌,你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去提高分数,但是态度非常重要,华的这一做法给骄傲的玛丽留下很坏的印象。后来的一次病人心理学的考试,华做得又不好,不是不用功,而是很多涉及到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处理事情的不同,而华的性格又使得她的答案更缺乏对西方文化的理解和运用。华犯了第二次错误,她不是检讨自己的问题,而是直接对玛丽说,不是我学得不好,而是我们国家的处理方法就是这样的。

不用说,先前的坏印象,加上这次不合适的反馈,一定会让玛丽在心里不屑地一声冷笑:那你回你们国家去学好了!到了毕业实习的时候,全班同学都过了,华被带实习的老师安(她是玛丽的多年好友)否决了,说她英语不好,让华回去学一年英语再来实习,再发毕业证。华十分愤怒,去找玛丽理论,玛丽本来就对华不满,这次总爆发,坚持不发毕业证。华威胁说,如果你不发,我就到系领导那里去告你!玛丽轻蔑地答:我提醒你一句,那可是要付见面费的!华丝毫不退让:放心,这笔钱我出的起!华虽然最后没有去找系领导,但是她为此不得不推迟半年才毕业。

梅是华的朋友,她是一个没有自信的人,英语不好,再加上华的事情,于是一开学她就拉上老公做翻译,拜访各位老师。梅学得很辛苦,很小心翼翼,那些考试她永远最高只能拿到70多分,到了实习的时候,她更是如履薄冰,和带她实习的护士搞好关系,她虽然如期毕业,可是一直没有信心去找工作,半年多过去了,还是在老人院做义工。

我当时学护理的时候,英语也不好,然而因为会猜题,所以考试很少低于90分,对于老师,我也是不卑不亢,真有水平的我敬佩,不学无术的我不吹捧,从不刻意讨好谁。

我很欣赏玛丽,她很有学识,穿着得体,讲课风趣生动,深入浅出。对于我尊敬的老师,我总是乐于帮忙的,诸如擦黑板,收作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玛丽似乎对我有戒心,无论我怎么想取得她的接受,我们之间始终保持着距离。后来我知道了华的故事,才对一切有了答案,她恐怕是被吓着了。华的事情当时惊动了整个系,玛丽难脱其咎,接下来的一个学期,她只教一门课,这同以往她教几门课相比,多少算是一种处罚。

我的同学中有几个刚从中学毕业,不知道为什么,老喜欢捉弄我这个英语不好考试却好的唯一的中国人,有时候非常恶俗。那一天安在带我们试验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对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家伙发了脾气,让一向以为我懦弱安静的安大吃一惊。

到了我实习的阶段了,因为学校所学和实际工作有差距,我为了能从带我的护士那里得到好评,于是用她们的方法,这就和带队的安发生冲突。我相信其他同学也会遇到这种情况,我不知道她们是如何处理的,但是安到了我这里就是不松口。想起前面两个学生的遭遇,又正逢圣诞节,我心生一计,把别人送我的一条中国小丝巾包好,选个没人的时候,等到了安,送给她。她先不肯收。我很真诚地说:你带我们实习辛苦了,这是一个小小的礼物,祝你圣诞快乐。她收下了,从此再没为难我,我顺利通过。

老人院实习结束后,我们还要去社区实习。我分到了一个美丽的南美人琼的手下,她不好相处,我度日如年,只盼能早日结束实习。原本我是分在安的手下,由她来对我的社区实习进行访问。虽然有那条中国丝巾垫底,本能让我知道她并不喜欢和接受我,我多少有点忐忑。没想到探访的时间到了,我见到了日夜思念的露西!

露西很快活地和我及琼打过招呼,就单独和她了解我实习的情况了。半个小时后,我和露西坐在了咖啡室。面对我的惊喜,她很轻快地解释原因:安的父亲突然病逝,所以她没有时间访问所有学生,善良的露西主动提出帮助,当她看到我的名字时,她说,“我喜欢罗西(我的英文名),我帮你去访问她!”

在和露西聊天的一个小时里,我们大部分时间是闲谈,顺便谈到了我毕业后的打算,她向我介绍哪里喜欢我这样的毕业生,我可以去那里一试。后来我果然还没有拿到毕业证,就在那里找到了工作。琼十几年前也是露西的学生,她要求延长我的实习期,原因是我还没有准备好。因为和露西很熟,我问她这话什么意思?她很委婉地告诉我,琼说我实习不主动。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琼是希望我能把她的工作全接下来,她只消在旁边看看就好。她的心理我明白,很多人喜欢带实习生都是基于这个考虑,让自己轻松一下。但我的问题是,我向露西解释,很多事情我没有办法做,那些老人不接受我,他们知道我是实习生,缺乏实际经验,况且他们不习惯一个陌生人和他们太近。露西表示理解,但是她也没有权利要求琼,临走的时候她嘱咐我,不要有情绪,尽量多帮忙,如果延期后我还是不能被琼批准,露西会直接找她谈。“别担心,她是我的学生,我的话多少会有影响力。”

露西走后,我找到了琼,她的表情很不自然,并请我不要想不通,她这样做只是为我好,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也没有办法,以前维持的友好假象在露西离去后就被打破了,我除了尽力主动多做,再也不想和琼多说一句。

然而就在我延期的第二天,发生了一件事情。琼是一个有着很强个性的人,她长期和一个男病人不和,在我实习期间,因为我每次都和琼一起去探访他,照顾他,他发现琼对我表面的友善,实际的为难,觉得机会来了,于是打电话到琼的老板那里参了她一本。那天早上我去他房间的时候,他趁着琼不在的时候,把一切告诉了我。我在几秒钟里迅速地把整件事情盘算了一下。他和琼大吵过几次,这些琼对我说过,琼的魅力在他哪里一点作用都没有,琼很恼火,琼投诉过他几次,如今他不过是借我这把刀杀人,他其实亦非善类,但是我可以利用这次机会让我早点结束实习。

我对他说:首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但事情并不如你所想,琼没有欺负我,实际上她对我很好,还关心我找工作的事情,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帮这样的忙。接下来我打电话给琼的公司,告诉她的老板,我早上刚听说了琼因我被投诉的事情。那位老人很可爱,他的关心也让我很感动,但事情并非如他所述,琼对我帮助很大,她教会我很多东西,她甚至还把招聘的广告带给我,所以我希望公司不要因为这次不实的投诉而对琼有什么不利的举措。接下来我就去干活了,对于发生的事情我没有对琼提半个字,因为我相信由她的老板转告她效果会更好。

我对琼的老板说的句句都是真的,抛开一切成见不谈,琼确实是言传身教了我许多,至于她不喜欢我,那不过是因为两个人不投缘的缘故,况且对一个人的描述,可以有很多角度,很多出发点,我的要求不高,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早点结束实习,既然琼是一个颇通人心理的“老师”,我这个学生自然也从中学到一二。到了下午的时候,琼一改露西走后的僵硬,脸上始终带着微笑,我知道,她老板一定给她打过电话了,但我不露声色,等着她先提出来。果然她忍不住了,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这才简单告诉她怎么回事情。我既没有批评那位老人,事实上我很感谢他给提供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更主要的是,我离开后琼还要和他打交道,也许他们有一天成了朋友,我实在没有必要在这里多什么口舌,无端卷入什么无意义的纠纷,我也没有趁机拍琼的马屁或是讨好她,因为我在实习期间已经看穿了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坦白讲,我不想同她成为朋友。虽然我的解释只有几句话,但对琼来说已足够,她早已经从老板那里,从自己的回味里,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第二天下午快结束实习的时候,她告诉我:你明天不用来了,你已经顺利通过了实习。我谢过她,我的计划成功了!

我后来因为成绩优异,以优等生毕业,不过我并没有去参加毕业典礼,而是早已经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顶一下
(34)
89.5%
踩一下
(4)
10.5%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学习小编推荐

热图

学习点击排行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