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2018年母亲节有感(组图)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8-05-13 10:01 来源: 作者: 点击:

下午三点多了,我估摸着母亲该到了。打电话,说已到楼下。孩子正好睡着了,我下楼去接。出了电梯,只见母亲一人站在门禁处,旁边是行李。想起第一次母亲来我这里,还是和父亲一起。

和母亲共度的岁月里,有几个事留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大约五岁左右的时候,母亲按着电视里看到的小朋友的衣服式样,给我做了一套黄色的坎肩和短裤,肩头和膝盖处各顶着一朵小花。当时我穿着这套衣服,站立在门前广阔的天地里,只觉得自己好美心里好欢喜,恨不得让别人也快快看到赞美一番。那时的我不像今天的小女孩这般有如此多漂亮的衣服,爱美的母亲给了当时审美意识刚刚萌芽的我最大的满足。

一个大雪天的夜晚,挺晚了,母亲在外忙碌还未回家,我等的焦急,于是起身去接她。走了大约1000米的样子,我看到母亲推着自行车正吃力地在雪里前进。我迎上前去。母亲没有料到我会来,露出惊喜的神色。母女俩披着一身雪花一起回家了。

当我执意要走向远方去寻找自己所谓的梦想时,母亲送我出行。她把我送到车站上了大巴车,车行驶,我回头去找母亲的影子,看到她弓身蹲在了地上。对于我的远行,母亲非常伤心。

母亲给过我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自由。我曾经染黄发留板寸头,曾经穿过很短的衣服,曾经收到早恋男生的信件,这些母亲都没有多言语。苍茫辽阔的西北故乡和父母给予我的追寻自由的种子,最终使我拥有走向远方的勇气,而这份勇气,或许于我,是一份精神的滋养,但却切实伤害了父母的感情。他们希望我留在他们身边。

走向远方,当初的梦想似近似远,我一直跋涉在路上。而且一度天真地认为,无论我走多远,无论我何时有空回家,父母都会在,那个熟悉的房间都会亮着灯。直到,父亲走了的那一天。

我们姐弟毕业工作以后的日子,母亲说这是她过的最自由轻松的时候。父母一起过的安静俭朴的日子,因为父亲的离世而戛然而止。父亲的去世对母亲的影响很大,之前母亲自以为命还不错,父亲走了以后,她觉得自己命不好。

作为女儿的我,虽也非常痛苦愧疚于父亲的离世,但母亲年老之时失去陪伴自己左右三十五年的老伴,她所经历的苦痛,以及由此而发生的心态变化,不是我完全能理解的。

给母亲照了照片,觉得还不错,拿给她看,她看一眼说,老了。见过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黑油长辫子,眉目动人,眼神清澈;听她讲述少女时候的过往,我想象着她挎个小篮子,步履轻盈地去卖鸡蛋的情景。母亲年轻时候在文工团跳舞,还领舞,或许曾有过改变命运的机会,但终究是走了老路。小时候她教我跳舞,无奈我没有遗传她半点舞蹈资质。如今看母亲渐次增多的白发,略显迟缓的步伐,在每一次见面之时,都在提醒我光阴的流逝。

晚上,母亲,我和孩子,三人并排躺在床上。当年我像我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我的母亲比现在的我还要年轻。无眠的夜晚,我看看母亲,看看孩子,生命的轮回,是这般自然而残酷,它势不可挡又无声无息,慢慢地带走你最爱的至亲,又将生命的礼物呈到你的面前。

母亲的衰老,也让我时时思考有关老的这个话题。我的孩子,那幺小,却说他不想老。老年的人生况味,如今的我还不能完全体会。我希望自己老了以后是什么样子?由若干年以后的老,来打算今日的生活。

和母亲一起走过的日子,当她年轻时我还小,就以为她是一直年轻的;当她老了的时候,我长大并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怀疑母亲是否年轻过。至今也觉得母亲会和自己永远在一起。有母亲的孩子是幸福的,被母亲的爱温暖了童年的孩子,是幸福又幸运的。

我从母亲那里得到过的一切,如今在我孩子身上明明白白地显示出来。我知道,善的美的果子有,苦的涩的果子也有。我和我的孩子相遇,我也成为了一个母亲,我是我的母亲的孩子,我是我的孩子的母亲。母亲,我,孩子,三位一体,既是独立的自己,又是割不断的亲情,既有我走不进的母亲的昨日历史,又有我抵达不了的孩子的明日未来,更有当下的今日中独立的我自己。

2018年母亲节有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生活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