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老婆遇车祸:我耍了加拿大保险公司的笨侦探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3-08-17 08:50 来源: loneshepherd博客 作者: 点击:

故事发生快两年了。那是九月份,牧人和往常一样五点钟准时下班回家。这天牧嫂休息、通常牧人回家时饭菜已经做好,饭后我们或在小镇的帆船码头散步或去看一场电影。天气渐冷,我们也抓紧时间享受。

牧嫂不在家!牧嫂偶尔逛街忘了时间或临时出去买东西,于是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里:语音留言。“奇怪”,我自言自语地说。

四十分钟后家里的电话响了,是牧嫂!我正要责怪,听筒另一端传出虚弱的声音:“LG,我现在在医院。别担心、我没有危险。”,显然是害怕我恐慌,牧嫂把这两句话一口气说了出来,接着慢慢说道“我遇上车祸、开车被别人撞了。我没事儿,不过你过来一下吧”。

胡思乱想中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在急诊病房的楼道里找到了牧嫂。胳膊腿儿都齐全! “Thank God!” 我按住了怦怦乱跳的心脏,故作镇定地走过去说 “看来LP你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当年党怎么没有发展你呢?”,玩笑开得蹩脚。牧嫂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说“LG你来了就好了!”(女人呀,遇上事儿还是要靠男人做主心骨 — 这话可要得罪一大批人了,呵呵)。我看了一下伤情,全身上下都是大片的瘀伤、小腿和手臂有出血,小臂裹着纱布、估计一定出血更多;虽然没有动骨,伤势还是蛮严重的。

在等待进一步检查的间隙,牧嫂大概讲了一下经过:

中午前后我开车去小镇的贸儿闲逛,在绿灯穿过十字路口时、右眼瞥到一辆小红车飞速逼近,然后“砰”地一声巨响,接着车开始转圈、眼前一片白雾(安全袋弹出了),“我就记得死死把住方向盘”牧嫂说;显然车失去了动力,最终在十字路口的一角停住了。

万幸的是事发时一辆警车恰好在那个闯红灯的冒失鬼的右侧等待转弯,等我再睁开眼睛时警察站在窗外冲我喊“Are you OK?”,我点头打开门锁,警察打开车门把我抱出来检查伤势;接下来救护车消防车来了把我送到了医院。

事故发生时、警察是你的第一保护神

进一步检查确认没有骨折后,牧嫂坚持回家。

第二天去警局拿事故报告、又到拖车公司看牧嫂那辆SUV的“残骸”。肇事的冒失鬼开的是一辆小福特,牧嫂开的 SUV 则已经面目全非:前盖弯弯地翘着、右前侧车门彻底凹了进去、风挡和门玻璃破碎、前灯飞了、后灯也破了(应该是车打转时撞上了路边的标示牌);车里面也没好多少:两个大安全袋瘪瘪地摊在前排、工具箱扭曲着文件都露了出来。这车废了!

收拾个人物品和文件回家后跟牧嫂汇报。牧嫂听到跟随她八年的座驾难过得说“幸亏车高大、命被她救了,可是这车……”,这样说着眼泪竟流出来了。

这时保险公司打来电话(昨晚已经向保险公司报告),是这个Case的 伤害 Adjuster (交通事故通常会有两个 Adjusters,一个管车辆、一个管人身伤害)M女士来了解事故细节及牧嫂的工作经历,了解完情况后又特意声明‘所有的治疗费用要先向健康保险报销后才能向A公司报销’。牧人有些不快,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怎么就关心少向你们AS公司报销啊。

这让牧人想起了另一件事。零八年牧人的一辆新车有两处被恶意刮损,投保了十年的SF公司的车检员(Field Inspector)居然说其中一处是碎石子溅的,拒绝赔偿。牧人说这哪跟哪呀,车子刚刚买了五六天、碎石子能溅成那样吗?虽然数目并不大,但是事关原则,牧人于是向SF公司投诉并要求额外赔偿。因为证据确凿,SF公司改正了错误、不过拒绝额外赔偿,所以牧人转到了现在的AS公司。

把这两件事串起来、加上朋友们跟保险公司打交道的噩梦,于是跟牧嫂商量找律师代理。牧嫂对M女士不断质询她的工作经历颇为不快,当即同意。事后证明这是个正确的决定。

很快敲定了本市一家专事交通事故的事务所,在谈妥合同细节后,就把跟保险公司打交道的事全权委托给律师了。

随后AS公司的车辆 Adjuster 来电告知车是 Total Loss、他们已经决定不再修理。为关注于牧嫂的康复,我们没有纠缠、很快和AS公司确认了赔偿金额。

这场事故显然牧嫂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首先是身体。表面的瘀伤好得很快,但是手腕、腿关节等处一直困扰着牧嫂,经过长期理疗才慢慢康复。

然而对牧嫂最大的伤害是心理上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牧嫂常常从噩梦中哭醒、之后就靠在牧人背上哭泣,我也只能尽力安慰她;牧嫂原来极好客,事故后则不喜见客;乘车时特别神经质、Car 坚决不肯开。为让她尽快回归正常生活,我们用偿金做首付买了一辆更大的 SUV,让牧嫂至少可以在 Local 散心。

去年一月牧人上班时接到牧嫂打来的电话,说有车跟踪她。听牧嫂讲了经过牧人也认为是跟踪无疑,于是打电话向律师报告。律师马上紧张地问“牧嫂有没有做搬东西之类的事情?” 牧人说当然没有 “你们最近有没有别的麻烦?” 牧人说当然没有 律师放下心来接着说 “我忘记跟你们讲了 保险公司雇用Agent跟踪受害者是常有的事 你们要随时Ready 你们最近是否发现有 Minivan 长时间停在你家附近?” 牧人说不知道 律师又问牧嫂最近有没有在花园干活 牧人说家里外面都没有 心说她也做不了体力活呀 再说啦你这不是马后炮吗 接着问她我们应该怎么办。

办牧嫂Case的C律师是个时髦白人女青年,和我们第一次会面时穿一身黑皮:高筒皮靴、短皮夹克但是袖子很长盖住手背、超短皮筒裙,从脖根到脚底除了白色的小蛮腰和短裙与皮靴之间的两截美腿之外全部是黑色包着。牧人可以想像C通话时嘴里嚼着口香糖、心不在焉的神态。

“第一注意安全保护自己 第二发现有人监视跟踪要纪录并向我报告 第三如果机会合适 Corner 并质问跟踪的人 逼其说出是谁雇用 如果他(她)不说则报警。有了这些我就可以要求保险公司通报他们掌握的信息 并警告他们的行为已经对牧嫂的康复造成了负面影响” C律师语速其快但是极度自信,我们当初选定这家公司跟C的自信不无关系。

“好”,牧人放下电话后咬牙切齿地对说 “TMD保险公司,咱们现在是死磕了”。

保险公司派人跟踪

一个周末我们刚出门不久牧嫂说后面就是跟踪过她的那辆 Minivan,牧人说好嘞 好久没玩儿这个了 咱们捉个迷藏吧。兜了几圈、那人大概觉出了端倪,放弃了。我们于是按原计划去买东西,赫然发现那辆 Minivan 就在 Plaza 的停车场,牧人想真是天赐良机,果断开进去把车停在 Minivan 的后面将其出口堵死;牧嫂下车敲那人的车窗问他是谁为什么跟踪我?这个不知南美还是阿拉伯裔的笨侦探结结巴巴地说他没有跟踪我们 – 此地无银么、嘿嘿。

这时牧人抄下Minivan的车牌并拍照,下车跟笨侦探说“咱们别兜圈子,告诉我们你是谁谁雇的你、或者告诉警察你是谁谁雇的你”。见笨侦探还在狡辩,牧人不再理他、径自给地方警局打电话。这时笨侦探也在打电话、大概是向老板请教怎么办。

大概十分钟后,一辆警车开进 Plaza,牧人把自己的车让开,接着又是一辆警车。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向牧人了解情况后、敲开了笨侦探的车门,跟他交谈了几分钟后回来跟牧人说笨侦探已经承认是肇事一方的 CO保险公司雇用他跟踪牧嫂、已经警告他要对跟踪的不良后果负责 暗示笨侦探不会再跟踪,又给牧人留下名片和事件追踪号码。

牧人和牧嫂回到车上,击掌相庆、大笑不已,牧人脑海里出现了一行字幕:“The Hunter Becomes The Hunted (猎手变成了猎物)”。

此后再没有人跟踪牧嫂了。

为尽早Move On,我们指示律师尽快和解(settle)。Settle 是和两家保险公司:我们自己的AS公司和肇事一方的CO公司。安省交通法规定车祸一年之内不能 settle,所以和CO公司有关Tort的和解(痛苦赔偿)是一年以后的去年十月。到事务所取支票时,牧嫂望着上面的圈圈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C告诉我们,AS公司尚不肯和解。想到他们至今还拖欠着牧嫂的失业赔偿,我们告诉C 尽管牧嫂希望尽快和解、我们也不贪,但是如果AS愈做铁公鸡、我们会和他们周旋到底。C说你们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我一定为你们争取最大利益云云。

四月律师来信说AS同意调解(mediation)、日期为六月底,事务所方面由马丁尼兹先生代表我们出面,同时要求牧嫂再做一次医疗检查。我们知道这是律师的策略,当下同意不表。

时钟飞转到六月份下午马先生的那个电话。简短介绍后马先生说“跟保险公司打交道千万不能有怜悯之心,他们千方百计地压缩你应得的每一个 penny。我自己有过三次车祸,因此患上抑郁症、妻子甚至离开了我。”,略带南美口音的马先生说话抑扬顿挫极有煽动性,“另外千万不要小看车祸康复的复杂性和长期性,譬如睡眠问题会造成脱发、饮食、关节和免疫等等一系列问题”;牧人心里暗笑马先生马先生的‘战前动员’、搭腔道“马先生您放心,牧嫂现在跟 AS 有‘深仇大恨’,她是不会为他们省钱的”;“那我就放心了。为你们争取最大权益事关我的年终红包,我一定竭尽全力”,马先生接下来详细询问了牧嫂的健康状况以及我们的底线;牧嫂讲了一个数字 马先生夸奖牧嫂“非常有分寸。有的客户动辄就要求百万赔偿、根本不现实嘛”。

接下来是调解员(mediator)、马先生及AS代表三方谈判,其间马先生打来两次电话汇报进展并寻求下一步的指令,到四点钟左右马先生报捷“成功、拿到了你们要的数字!”,牧嫂和牧人再度击掌相庆、然后谢了马先生。

第二次领支票时还有一个小插曲。在律师帐单的费用一栏里有一笔牧嫂的医疗检查(两千多刀呀),牧嫂眼尖、当即询问;C这次一改往日的犀利,支支吾吾地说是调解前那次医检的帐单,牧嫂说不对呀 医检是AS批准的 AS理应报销;C进办公室打了一通电话回来说“好消息,AS报销这笔费用”;牧嫂暗想什么好消息呀、你想黑属于我的赔偿没有成功而已。

后记:写此文时牧嫂已经康复。谢谢所有关心她的朋友。

经验与教训:

1.对于有损伤的事故,一定要跟随救护车去医院检查,这对于受害者有百利无一害。检查首先让受害者得到最及时的医疗帮助,而且对于索赔帮助极大。早年牧人在米国的一个小镇左转弯时被追尾,因为中间有一辆车垫背所以我们伤害不大,不过还是随救护车去了医院;尽管如此,伤害的赔偿还是比修车的赔偿大得多。

2.遇上交通事故,人的康复是第一位的,过度关注赔偿、捡了赔偿这个芝麻丢了康复这个西瓜就因小失大了。山岱王(kingofthehill)讲“没出更大的事,还真是值得庆幸的。毕竟别的都TM是虚的。”,牧人百分之百同意。我们从一开始就关注于牧嫂的康复,选择尽快Settle也是这个原因。

3.阿妞说“只要出了大交通事故,要避免同保险公司私下进行任何交流 – 甚至连报案都由律师代理”。这一条也特别重要,我们虽然找了律师,不过因为和 Adjuster 有过一次交谈,那个M女士还是找了我们不少麻烦。

4.引用马丁尼兹先生先生那句话 “跟保险公司打交道千万不能有怜悯之心,他们千方百计地压缩你应得的每一个 penny”。

5.无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遇上事故固然不幸、被人跟踪固然恶心,不过既然事情找上门,坦然面对就是了。我们跟笨侦探的捉迷藏那段 Drama 也成了牧嫂和我长时间内和朋友吹嘘的本钱。

6.Everything is negotiable。蜜蜂兄说“最终赔偿必须三一三十一”,我们和律师的合同比较详细:所有和治疗有关的(如出租、翻译、辅助治疗器械等)报销我们拿100%、失业补偿85%、最终Settle 75%。看来我们这个合同还是不错的。

7.最后一条,开车事关人命、千万小心,切记切记!牧人诚心希望朋友们永远不要遇上交通事故!

顶一下
(80)
87%
踩一下
(12)
13%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汽车小编推荐

热图

汽车点击排行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