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园友加拿大自然顺产第二胎:一小时生产全纪录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1-01-20 11:40 来源: 加拿大家园 作者: thinkxk 点击:

我刚出月子,孩子睡了,趁着没人打扰,上来写几句。

2010年12月17日,中午12点18分,于蒙特利尔的st. mary's顺产我家老二,千金,3026g。之后我看到我的生产报告里写:第一产程58分钟,第二产程7分钟。(注:第二产程就是push的过程)

换言之,我只用了一个小时就生完孩子了,也只疼了一个小时,还是相当轻松的。

我的预产期是2011年1月1日。一直猜测,老二会不会提前发动,因为生老大时我怀孕39周,这次怀孕更是经历了多次搬家还有长途旅行,身心疲惫。登陆蒙城时,已经怀孕28周,好容易找到一个ob,所有常规检查重新来过,医院抽我6管血,心疼。

从33周左右我就时常肚皮发紧,所以怀疑这孩子会早产,大夫安慰我,还给额外做了检查,我自己也比较小心谨慎,免得让本来就劳累的身体受过多压力,可仍然避免不了家里快要3岁的女儿时常要我抱着哄她入睡。

当满37周时,我高兴地几乎要庆祝,毕竟早产对于大人和孩子都是很不好的事情。当时蒙城已经连续下了很久的雪,我家后院最深的地方积雪有1米。我求着老公,拉着女儿的手,出去到家附近的provigo逛了2次,很久都没出门了,憋得实在难过。

37周+5天,常规产检。我一个人去了诊所,ob给做内诊,我不知是不是国内妇科检查那种,有些担心搞不好会破水。后来检查时才知道没那么野蛮,就是检查宫颈口是不是打开了。ob笑着说开2指了,估计就是这一两天会生,还说没有感觉疼就开了几指,预示着会生得比较快。

我一听开了2指,心里像被电了一样。

说来话长,我在国内生老大的时候,在我只有宫缩却没疼痛的时候,第一次检查2指,开始感觉到疼的时候已经5指,只用去1小时;之后再到10指,也只用去1小时,push了2次就完成任务。怕的是这时已经2指,很快就会生了,可是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比如孩子的衣服我还没准备。。。

回家路上我去了atwater的zellers,随便挑了两件连体服,本想再买一件连体棉衣,可惜最小号是6-12个月的,实在太大了。回到家已经天黑了,老公做晚饭,我就把新买的衣服洗了洗,合计着衣服至少要一天时间才会干,难不成去医院时都干不了,没法拿。

我很嗦,看在我生那么快没什么可写的份上请大家见谅。

晚饭,我居然没吃,主要是老公做得太难吃。为了训练他在我月子里能挑起厨房的重任,最近几天才开始让他单独下厨。我觉得有必要收拾行李了,本来计划36周开始打行李,可总是拖拉没做,这晚没有吃饭的胃口,就收拾东西吧,衣服、尿不湿、零食……

9点开始,上网和朋友聊天,说起下午去产检的事,随口说到就是这聊天时也时常肚皮发紧。这一说不要紧,自己也觉得怪怪的,因为我每次提到肚皮发紧,都会有聊天记录,看记录时间,似乎很有规律,基本20分钟一次。

如果是第一胎,我可能会很兴奋,20分钟一次宫缩,或许一天之后孩子就出生了。可是第二胎,我没底。

我还有个姐姐,妈妈讲过,生我那天她在家时肚子不疼,可是一阵一阵肚皮紧,她就抓紧洗了一大盆衣服,然后和我爸爸去奶奶家包饺子过国庆节,后来饺子刚下锅我妈就拽着我爸去医院了,可是赶上路上有游行表演,水泄不通,可想而知吧,挤了半小时才到医院,没来得及挂号,直接推进产房,没几分钟我就出生了,是大中午生的,第二天一早我妈就抱着我出院回家了。

我没底,要是像我妈那样,我宁可早点去医院等着。依旧和朋友聊天,肚子一点也不疼,可是宫缩清晰得很,越来越频繁了,到半夜12点左右,已经10分钟一次,我确信:孩子就要来了。

朋友们比我还兴奋或者着急,大家催我马上打车去医院,我倒还不想去,毕竟外面很冷,还下着雪,我没吃饭,还很累想要睡觉,还有老大刚刚睡下。我想看能不能等到天亮再去医院,侥幸一把。

我让老公先去睡,我继续聊天。凌晨2点多,国内的朋友已经是周五的下午3点多,他们陪我聊,蒙城的朋友也没去睡觉,也都陪我聊,温哥华的朋友大概也把我这事当成晚间黄金档。我没有困意,只是关注着宫缩的频率,哎,已经5分钟一次了,我不敢等下去了。

叫醒了老公,拽起来睡梦中的老大,硬是给她穿上棉裤和棉鞋,听她哭得难受,老公不愿再给她穿棉袄,索性裹了一条小棉被。打电话叫了一辆taxi,没几分钟就停在了我家门口。

司机不认路,gps帮忙,可是谁知这个时间路上也会堵车,计价器噼里啪啦跳个不停,好容易前面堵路的大卡车开走了,为这个多花了好几刀,到达医院一共18.75刀。

半夜时分,只能走急诊入口。坐电梯上4楼,到达birthing center,时间刚好3点半。按了铃,接待的窗口来了一个男大夫,说早上好,我则说的晚上好,我觉得我还没吃晚饭没睡觉吧,问我说法语还是英语,我说法语吧,问我啥事,还能啥事,我说我开始宫缩了。他问我多久一次,我说5-8分钟,他问这是第几胎,我说老二。

ok,开门放我进去,老公抱着老大去了对面的休息间,里面有沙发和自动贩卖机。

给我杯子留了尿样,又套上一个类似于收腹带的玩意,原来是为了固定测量胎心和宫缩仪器探头的家伙,弹性很强,强到套上之后我居然觉得宫缩被勒住了,渐渐没有了。

我的感觉没有错,躺在舒服的椅子上,旁边仪器吐出的画着线的纸条上,分明只有胎心没有宫缩,偶尔有那么一两次,间隔也超过半小时。这时来了一位大妈,拿着我医保卡申请时给的那张有号码的纸,用法语告诉我我不能享受免费医疗,因为我的医保卡1月1日才会生效,我说我知道还没生效,但是我的朋友告诉我在魁省生孩子免费的,那大妈很傲慢地说,你知道吧,在加拿大没有医保的情况生孩子很贵的,我问她我要付多少钱,她说不知道,还说你要是不想花这个钱可以回中国生

居然。。。居然。。。歧视就这么发生了,我很生气,真的生气。我和她讲生孩子的确免费,她也很大声拿着那张纸用法语说没生效不免费之类的话,还问我你老公会法语吗,我说不会,问我他会英语吗,我说一点,问我有会法语的朋友嘛让他来一下,我说半夜3点人家睡觉呢。她转过身去和另一个工作人员用法语说“她老公既不会法语也不会英语,我怎么给她解释,该给她找个翻译”,我有点气愤了,我全都听得懂,她干啥故意这么说,分明就是歧视!!!

既然没了宫缩,仪器就给撤了,不然也是浪费纸。

护士说检查一下开了几指,进了小黑屋,等我准备好,她进来,戴手套,一边检查一边看着天花板,一会儿说2厘米一会儿说2.5厘米,反正不够住院标准。

她说你回家吧,我说我家很远,不到3岁的孩子也来了,能不能不回家,我觉得我快要生了。她也帮不上我,就说那你出去在走廊上走走,6点半再来。

我好饿,我好累,没吃晚饭,也没睡觉,还要我散步。。。

我无聊的溜达着,路过一些病房时听到里面有婴儿在哭。护士也时不时进出病房,我第一次到这里来,我想象着我生完之后的样子。看到一间病房走出一个产妇,肚子还是很大,分辨不出生了还是没生,不过穿那种病号服的九成是生过的,加拿大生孩子,基本不会让提前住院待产。

快6点时,我眼皮打架,宫缩还是时有时无,在走廊溜达得褪都抬不起来,加拿大的棉鞋还真是沉。每次溜达到休息室,都看见老公抱着老大在睡觉,好羡慕啊。

6点多一些,来了一对华人夫妇,随行的还有产妇的父母,他们说上周刚从上海赶来,女儿早上见红了。他们的女儿进了那个门就没出来,我还要继续溜达,为什么呢。。。6点半,我要求进去,护士说她忙,让7点来。7点,又去,放我进去,接上仪器,宫缩还是没有。浪费了半小时的纸,护士给我停了,给我的ob打电话,放下电话告诉我,如果检查还是开2.5厘米,就回家等着。

黄天不负有心人,护士撇嘴说勉强3厘米,换衣服进产房吧。

预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不知是不是被那女人气得,从此宫缩消失了,杯具!!!

进产房

7点半,和老公孩子告别,我就进了产房。产房是有卫生间的单间,大约20平米的样子,里面有一张产床,没看到什么高级仪器。

窗户很大,天已经大亮了。我换好衣服,把行李物品收拾到衣柜里,衣柜门上写道:在st. mary医院我们使用几十种语言,但是所有的词汇里都没有“偷盗”这个词!

我的护士30岁左右,是个亚裔的孕妇,她3月的预产期,这是第二个孩子。既然她生过孩子,我就更踏实了,她也是有“经验”的人。她接好仪器,并且用一种软的输液针给我预留了输液管(生老大时也输液了,大夫说是为了生产过程中应对各种处置用的,比如产程进展慢的用来打催产素,失血过多的用来输血,到时候就不用临时扎针了),输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生理盐水。护士说她每20min来看我一次,有事随时可以按枕头边的按钮。

天亮了,我却睡着了。

没有宫缩没有疼痛,我睡得很香。直到接近8点半,我的ob来看我,说既然进了产房,就要生得快一些,看我没有宫缩,她建议人工破水。破水完成,ob走了说去工作,今天她不负责接生,明天再到病房看我。

我很饿,晚饭没吃,早饭也没有,拿出巧克力吃了几口,护士说不要吃了,不然可能一会儿会吐,我说我实在饿啊,她就无奈的同意吃完这一块。

开始有宫缩啦

吃了巧克力,我一个人在产房里实在无聊,继续睡觉。

大约10点,护士很久没来了,我被冻醒,因为身子下面好多羊水,冰凉的。按铃,叫来了一个老护士,她说了一句好像是谚语的话:水来了,孩子就来了。给我换了下面吸羊水的垫子,又从一个外观看似微波炉的箱子里取出一条热烘烘的毯子给我盖上,顿时我感到暖洋洋。

这时我已经偶尔开始有了宫缩,仪器显示30左右,依旧没疼痛。冻醒后再也没有困意,眼睛在仪器那个数字和对面墙上的时钟之间扫来扫去。地上已经一大堆记录纸,看着既没有规律也没有很强烈的宫缩,我无奈啊,我也希望快些生,生完我就可以找点吃的,也可以睡觉了。

11点,老护士进来问要不要上厕所,我说不要,可是她刚走我就觉得还是有必要上一趟的,还好小护士马上就来了,帮我去掉仪器,整理好输液管。我光脚走到卫生间,再回来时发现地上到处都是掺着血液的羊水,粉红色。

重新接上仪器,宫缩强度40左右,似乎开始有规律了,肚子不疼,腰有些酸。护士问我要不要麻醉,我拒绝了。生老大时我没有麻醉,因为那家医院没有无痛分娩的条件,3年过去,好了伤疤忘了疼,觉得小意思,这点疼算啥。

也就是过去了十几分钟,仪器显示宫缩强度超过了70,而且持续时间很久,腰酸痛,我自己给自己按摩,有些不舒服,但还可以忍受。

11点半,护士进来,问我要不要麻醉,此刻宫缩强度基本达到100,我改变了主意,同意麻醉,这个强度下我已经有些躺不住啦。护士戴手套检查,5指,符合麻醉条件。护士扶我坐起来,解开衣服,露出后背,让我等着,麻醉师一会儿就来。

麻醉+生产

麻醉是为了减轻痛苦,也节省体力,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麻醉也要选对时机,不然白白被扎。

11点半开始感受到疼痛,坐起来感觉很不舒服,因为下面一股一股的血水流出,还有孩子往下面顶的胀痛感,为什么护士和麻醉师还不来?

宫缩一次比一次强烈,三五分钟一次,每次都要持续一分钟,基本没有什么喘息的机会,甚至怀疑是不是没人管我了。

12点整,麻醉师驾到,男的。我已经疼得哭起来,他一边慢悠悠准备器械,一边温柔地让我深呼吸。我哪顾得了深呼吸,抓着护士的胳膊继续哭。护士给我一个枕头让我抱着,说麻醉师马上要扎了,不能动。麻醉师动作实在不够快,12点11,麻醉师扎下去的同时,我大喊了一声I want to push!同时我忍到了极限,书上说没有开全时不能push,否则宫颈会水肿影响进程,我忍不住了,就那么坐着开始使劲,一股热流从下面涌出,我感觉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

麻醉师顾不得推药,就放倒了我,一看孩子的头果真快出来了,出去招呼了一群人进来,至于五六个还是七八个,我没心思查,反正男的女的一大群。

麻醉师给我推药,还安慰我很快就不会感觉疼了。真的吗?我怀疑啊,因为已经快要疼晕过去了,除了痛苦地呻吟,我只能任人摆布,护士开始来调整产床,让我几乎坐了起来,有个男大夫对我喊着push,我也不知使了几次劲,他马上又喊stop,估计是孩子头出来了,也恐怕下面撕裂了。我探头看了眼,一个黒黑的小脑袋,这就是我家老二,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啊,马上就知道了,孩子头出来后,疼痛骤减,但是仍旧很痛,医生只让喘气不让使劲,我已经很知足。

12点18,孩子全部出来了。护士拿起孩子放在我胸口,是个女孩儿,我搂着她,想要让她更加暖和。她大声哭了几声,就安静地睡了。

产房里的收尾工作

早听我妈说,生完老二,宫缩会比生老大时更剧烈,这话不假。

别看我搂着小baby,宫缩的疼痛依旧持续着,我端详着我的宝贝,也不知胎盘什么时候娩出,还有那个男大夫如何给我缝合伤口。大概快缝完的时候,麻药起作用了,是不是很失败的麻醉。感觉着一次次强烈的宫缩,倒是不疼了。

产房里阳光明媚,太阳照在我俩身上,暖暖的。护士给baby套上标签,告诉我要给孩子剪脐带了,还说剪脐带时孩子不会感觉疼(恐怕国内的护士不会这么说)。

一个黑妹(很漂亮的黑妹)进来,给我做“马杀鸡”。这是干啥?其实就是按摩子宫,帮助子宫收缩,收缩越快,出血越少,恢复地就越好。孕妇护士抱起孩子,在一旁给她测量,体重3026g,和我的大女儿基本一样(老大3kg),护士给她戴了一顶小帽子,和黑妹聊着说这孩子现在是pink的,真cute。好心的护士不知啥时候给我拿来了一些食物,果汁和三明治。

“马杀鸡”之后,孕妇护士帮我穿上内裤,扶起我坐上轮椅,baby包裹上白色棉布单子,塞到我怀里。之后我就被门口一个护工推着去了病房,路上我扫了一眼休息室,老公和孩子都不在那里,估计他们回家了。

稍感一丝凄凉,我又振作起来,我已经有两个千金了,很满足。

顶一下
(27)
84.4%
踩一下
(5)
15.6%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亲子小编推荐

热图

亲子点击排行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