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园友会飞的鸟儿:CBC-中国宝宝加拿大诞生记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0-03-03 15:29 来源: 加拿大家园 作者: 会飞的鸟儿 点击:

致谢:园友会飞的鸟儿,分享宝宝出生的经历,第一人称,生动有趣,图文并茂。原文请点击这里
提示:因为涉及原创作者版权,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2010年2月2日晴

晚上11点03分,妈妈已上床睡觉了,在妈妈的肚子里虽然舒服,可我最近长得可快了,现在大概已经有4000多克了,所以总觉得妈妈的肚子有点小了。此刻,我在盘算着我的出生日期,是的,我应该还有12天就可以出世了。我真的很高兴,哇,我很快就可以见到我的妈妈和爸爸了,对了,还有我的哥哥。现在我想伸伸我的小腿,妈妈总说我喜欢动,一点也不像哥哥。可她就是没想到我此时比当年的哥哥大呀,在这么小的地方不动动多难受呀。对了,趁妈妈睡了,我可要动动我的小腿,哈,多舒服呀!

不好,还是把妈妈给弄醒了,不对呀,我听到妈妈突然坐起来了对爸爸说:破水了!难道我一用力,不小心把妈妈的水给弄破了?只听到爸爸翻身坐起来说一句:快到医院!爸爸几天前就准备好我和妈妈的衣服之类的用品,说一旦紧急拿了就走,这不,这就用上了。妈妈的水一直在流,裤子都湿了,我都可以感觉到我身边的水在减少。

好在我们家离医院只有二分钟的路,爸爸一踩油门我们已经到了医院门口,妈妈一下车自己就往8楼走,爸爸停好车,妈妈已经到了8楼,爸爸拿着东西紧追着上了8 楼。

产房接待的有三人,一个医生,两个护士,三人都在忙着。一个护士在接待另一个产妇,一个在接听电话,好像也是一个产妇打来的,寻问阵痛了何时可以来医院.医生在忙着记录什么,接电话的护士让电话那一头的阿姨等一会儿,问妈妈有什么感觉。妈妈急急地说:我的水破了。护士问:痛不?妈妈说:不痛。护士说:好,不用急!

怎能不急呢?!都破水了!电影里不是总有故事反映破水的妈妈大叫着往产房跑的镱头吗?

我妈妈也一样,水顺着大腿流了一地,可护士还说:不用急!让妈妈和爸爸到等待室去坐一会儿,到了等待室,为了减少水流的速度,妈妈睡在长沙发上。等着护士来,只过了一分钟,爸爸就坐不住了,看着妈妈担心的样子,生怕我在肚子里不舒服。于是就又去催护士,护士说一会就来,可一分钟过去了,护士还没来,爸爸按了墙上的紧急按键,护士总算来了。让妈妈去临时监控室,到了监控室给妈妈量了血压,还给我装上了心音监控器,听到我强力的心跳声,爸爸总算放下心来。

现在的时间临近2010年2 月3日零点,医生来了,检查后对妈妈说开了两指了,一会儿产房的护士来接到产房去。

哇,我要出来了!

2010年2 月3 日小雪

大约过了半小时,一位产房的漂亮护士来了,领着妈妈和爸爸进了产房区。进产房区的第一件事就是领到厨房,告诉面包牛奶在哪,及如何使用制冰机等设施,一切都是免费的。然后领我们进了产房,产房都是一人一大间,里面医疗设施齐全,墙上贴有各种说明告示,并规定陪护的家属最多可以有三人,陪护的家属可以在沙发床上(一种单人沙发床)休息。

进了产房后,护士照例给妈妈安上了各种监控设施,这些设施通过网络显示在外面护士办公室的电脑上,因此护士不用进来看就可掌握我的心跳及妈妈的宫缩数据。此刻,妈妈的情绪平静了许多,因为护士告诉她,羊水破了没关系,一来羊水是不停地产生的,二来我并不会像妈妈所想的那样羊水减少会危及我的呼吸。

这时的时间是:2010年2 月3 日凌晨一点,妈妈和爸爸都在盼着我的出生,可是妈妈的宫缩间隔时间仍然很长。宫缩也不剧烈,宫缩数据显示大约十分钟一次,宫缩的幅度在60 以下。问护士大约什么时候我会出来,护士猜想大概会到中午。我的妈呀,爸爸听了后大叫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分地在过去,七点多,送早饭的来了,有牛奶鸡蛋茶和咖啡及医院做的蛋面包,很丰富。可是护士说妈妈不能吃,只能喝苹果汁,因为生产前不能进食。好了,这丰盛的早餐便宜了爸爸了。

早上八点多了,医生都上班了,一个大高个的医生来给妈妈检查,说:宫口开了6指了,过一小时再来看。唉,我还要在妈妈肚里等至少一个小时!

过了一会儿护士领着麻醉师来了,要帮妈妈做无痛分娩麻醉。麻醉师是一个很沉稳的年轻人,手脚很轻但很麻利,首先在妈妈脊背处打入一点麻药,问妈妈的感觉。没问题后再注入余下的麻药,打完麻药后仍然把针头密封后留在原处,以备后面会用。快十点时,大个医生带着二个医生一起来了,检查了宫口后说:9指了,应该再等一会了,因为我太大了。

这时宫缩图表显示妈妈的宫缩已经很强烈了。宫缩的时间一般五分钟一次,强度有时达到100多,但这时的妈妈一点也不痛,因为麻药起了作用。十一点的时候,大个医生又来了,不过检查后发现妈妈的宫口仍然是9指。大个医生便对妈妈说:这时的我不能长时间在里面呆着,如果一个小时后,宫口仍然开不到10指,我们就要进手术室。在手术室首先看看能不能强行把我给生出来,如果不行就立即剖腹产,问妈妈同意不同意。妈妈问爸爸意见,爸爸说听医生的,大个医生回去拿了一份东西让妈妈签字,于是生产方案就这么定下来了。

下午一点多,三个医生都来了,但妈妈的宫口就是不愿多开点,没办法,医生让护士把妈妈推进了手术室

麻醉师和五六个护士们已经等在了手术室,爸爸穿上消毒服后也被领进了手术室,并被安排坐在妈妈边上。一切准备就绪后,护士通过对讲机通知了医生。进来的还是那位大个医生带着另外两个助手,外加麻醉师和负责监控的护士以及准备迎接我的五个护士,总共十个人,这个阵式让从没进过手术室的妈妈吃惊不小。爸爸坐在边上安慰妈妈,让她集中精力生产。

大个医生嘱咐了妈妈如何听从指挥,如何用力后,拿了一个一尺左右的吸附器,吸在了我的后脑上,并大声对妈妈喊着ush!

妈妈使出了浑身的力气push!爸爸也在边上为妈妈鼓劲,一次、两次、三次。大个医生头上冒出了汗,妈妈的脸闷得通红,可是我的身体太大了,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就是出不来。

手术室的每一个人都在为我和妈妈着急,大个医生换了个姿式,休息了一分钟,然后指挥妈妈继续用力,就在我的头就要刚刚露出一点的时候,突然吸附器从我的头上滑掉了。先前的努力失败了,因为吸附器滑落后,我的头也就受伤了,不可能继续强行生产。大个医生用手把我推进了妈妈的身体,并示意大家准备做剖腹产。

护士们要重新为手术准备,麻醉师先前留在妈妈身上的针头现在正好用上了,在准备的阶段,爸爸被请出了手术室,孤独一人站在空落落的走廊上。因为不知道刚才失败中问题的严重程度,爸爸在门外等候时感到巨大的紧张和担心,虽然短短的就十分钟准备过程,一种无名的悲伤深深地环绕着爸爸,无助中不停地祈求我和妈妈的平安。手术准备工作完成了,管监控的护士让爸爸进来了,同样被安排坐在妈妈的边上,此时的妈妈和爸爸两双眼睛里都浸满了泪水,两人都不敢对望,生怕一刹那中等在眼边的泪水会喷涌而出。

妈妈无力地把头靠在爸爸的手边,小声地对爸爸说:怎么听不到宝宝的心跳呢?爸爸说:可能监控器没打开吧,爸爸的话还没说完,管监控的护士对爸爸说:look,Baby !

Baby!是的,就是我,2 月3 日下午2:15分,随着我的一声响亮的哭声,爸爸眼眶中的泪水禁不住地尽情地流了出来,管监控的护士悄悄地递给爸爸一盒面纸。妈妈轻轻地推了爸爸一下,说:快去照相。喜极而涕的爸爸拿出相机尽情地拍着!几个护士有条有理地为我清洗,检查,然后把我放在秤上,哇,9.29镑!

当天的我

9.19镑,我早就预料到了,因为妈妈每天的营养好,我长得可快了。后两个月每个月增长一镑多,给我检查的医生总是对我说:Good Size!可大个医生也知道我大,可为什么还要拼命地用吸附器拔我呢?我出来的时候,左后脑上有一个硕大的血肿,妈妈看了只掉眼泪。因为有这个血肿,我出生后被送进了监护室,和妈妈分离了十多个小时。

十个月来,第一次和妈妈分开,我很不习惯,虽然这个时候我还不能看清什么。但我一点睡意也没有,两只眼睛不停地东张西望。在监护室,我并没有受到特别的关照。因为清洗检查我的护士对爸爸说:除了头上的血肿,我的一切情况都很好,呆在监护室,只是怕头上的血肿引发病理性的黄疸。所以我只是睡在监护室里而已,并不像那些监护室里的哥哥姐姐们睡在一个个保温箱里。

妈妈生下我后,也被安排进了重症监护室,在那里由一个护士专门负责照料。其实我妈妈在重症监护室只是观察麻药消退时的各种状况,护士做的事情只是拿着冰袋每隔十分钟在妈妈身上由上往下地移动,问有了感觉没有。另外就是喂妈妈吃冰块,天呀,这在国内是不可想像的,哪有生产后的妈妈吃冰块的!

大约三个小时后麻药完全消退了,妈妈于是就被安排住进了产妇病房。这里的产妇病房分成三种档次:四人间(这是完全免费的),两人间(有保险的可以完全保销的),单人间(需要自己负担一部分房费的)。不过,医院的四人间,两人间都非常少,而最多的都是一人间。我妈妈有保险,本应住两人间,由于两人间没空位,所以就被安排住进了单人间,像我妈妈这种情况,由于医院没两人间而住进了单人间,保险也是照单全收。单人间的条件非常之好,设施一应俱全,而且还有电视,晚上爸爸可以睡在妈妈边上的沙发床上。

可是这一晚,我只能呆在监护室,不能和妈妈爸爸在一起,这真的很悲伤。不过没关系,我相信我的身体,病理性黄疸不属于我,明天一大早,我会回到妈妈的身边。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亲子小编推荐

热图

亲子点击排行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